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曉寒更深西風冽 ptt-第五十七章、各人反應讀書

曉寒更深西風冽
小說推薦曉寒更深西風冽晓寒更深西风冽
按照凌冽的吩咐,小厮跑去大街上找大夫过来给庄晓寒看看伤势如何。
小厮带着大夫回来的时候,正好碰见凌冰从外头回来,看到有大夫进府,急忙拦住问道:“家里谁生病了?”
小厮赶紧回答:“回大小姐,是三少爷带回来的小娘子,说是重伤未愈,让小人去请个大夫来瞧瞧。”
“三弟回来了?”凌冰一愣神。
三弟离家可真够久的,一去两三年音讯全无,家里人只能从端王那里打听到一点他的行踪,果然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突然就带回来一个娘子,还是有伤在身的!
“我也去瞧瞧。”
三人一起向凌冽的院子走去。
她现在学医已经有四年多了,疑难杂症还有些看不明白,但是一般的病症是没什么问题的,特别因为她也是个女子,在看一些妇科疾病时,就有许多的便利。
其他人都已经散去了,凌冽的母亲一直都没走,帮着清理安置凌冽的房间。
儿媳的事就是儿子的事,做母亲的如何能不操心,她也不想假手他人。
亲爱的,别死于善良
家里有了病患,饮食方面可不能马虎,她虽然从没当过家,不等于就没有生活常识了。
大夫和凌冰一起进来了,凌冽迎上去和大姐寒暄,将大夫和大姐带到床前。
庄晓寒的伤在腹部,刚刚跪下磕头行礼,扯到伤口已经让她疼的脑门上出了一层薄汗。
大夫给她把脉后走开了,凌冰揭开她身上的衣服,凌冽才发现娘子的伤口上又渗出血水了。
伤口又裂开了。
生死关头的拼杀都是不管不顾的,那个靖王的侍卫统领刺她的那一剑,都快要捅出一个透明窟窿来了。外头的伤好得快,里面的肠子没那么容易恢复的。
他们上京这一路也没怎么好好吃饭休息,调养不到位,加之凌冽一个大男人也没有多少照顾病人的经验,大多是胡乱行事的。
凌冰看到她的伤口也是吃了一惊:这伤口一看就是没认真治疗的,里面都有点化脓了。
在这个伤口旁边,还有一道褐色的长长的伤疤,看起来是陈旧伤,这女的是什么人,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还一次又一次的?
凌冰和那个大夫交换了一下看法:庄晓寒的伤其实根本就没养好,里面的肠子里还有很多的脓血,如果不把脓血清理干净,外头看好像是已经结了痂,其实并没有好,还是会经常的渗出血水脓水。
想要好,需重新打开肚子掏出肠子,检查伤势,修补破处,在塞回去重新医治调养。
以后要严遵医嘱,小心调养,没大夫准许不要随意下床走动,否则要落下病根,就再也治不好了。
凌冽和庄晓寒被两位大夫的结论吓到了:“这么严重啊!”
凌冰问弟弟:“要不要重新治疗?”
凌冽和庄晓寒当然是听医生的。
大夫去开方子去了,凌冰把凌冽拉出来,一脸严肃的问是怎么回事?那个大夫还说她身上应该还有一处外伤,这女人都是干什么的,这些伤都是怎么造成的?
她要给庄晓寒做一个详细的检查,事先需征得弟弟同意。
凌冽求之不得。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凌冰仔细检查完,拿起那个大夫的药方添减了几味药,让小厮拿去抓药,小厮飞快的跑去了。
药拿回来煎好了,凌冰给庄晓寒服下,庄晓寒不久就昏昏睡去,凌冰让弟弟送走了众人,守在门外,她才开始了给庄晓寒重新治疗。
凌冽不放心,扒在窗户边从缝隙里偷看,看得脸色煞白。
良久凌冰才一身斑斑点点血迹的出来,对凌冽说:“好了。”
凌冽跑进去,庄晓寒还没有醒过来,凌冰说道:“药效还没过,要等一会儿才能醒,我先回去洗洗,你先照看一会儿,我等会儿在来看看。”
庄晓寒疼醒了,床边凌冽母子俩都在,看到她睁开眼睛,都松了口气。
凌冰过来,又给庄晓寒拿来了一碗药,苦的一批,喝完没一会,她又昏昏睡去。
凌冰对弟弟说:“走吧,这个点父亲和大哥应该回来了。弟妹让她多睡会,好得快。”
凌冽和母亲放下心来,留下丫头照看着,他们和凌冰一起走了。
曲成伯爷在坐班的时候,就听到家里派来的下来给他禀报说三少爷回家了,而且还带着一个女人,他皱了皱眉头,什么也没说,打发走了下人。
凌冽的大哥凌越,在听说三弟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女子的时候,细细询问一一下,心头一阵失落和烦躁。
只是他们父子回来后连个新媳妇的磕头请安都捞不着了,因为凌冰说了,庄晓寒伤口重新医治了,无法下床了,想要见到她,得自己移步屈就。
凌冰说话时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曲成伯却从中听出了幸灾乐祸的意思:擦,新媳妇进门了,竟然是做公爹的去见她而不是她来给公爹磕头,啧啧啧,堂堂曲成伯伯爷,终于有被小辈压一头的时候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人家有伤在身,专业大夫特意嘱咐的不能动弹的,你总不能跑人家一个病人跟前去耍威风,要人家伤患听你摆布吧?
憋屈。
陰天神隱 小說
一家人时隔几年好不容易又凑齐了,凌冽还想着回去和娘子一起吃,凌冰说现在庄晓寒的伤口刚刚上了药,还不能马上吃喝,只能先吃药,现在让她先睡一会,他们先吃饭。
大嫂还打趣他:“才这么一会子就离不得娘子了?”
凌冽只好留下来和大家一起吃晚饭。
饭后,凌冽给大家简单介绍了庄晓寒的受伤过程。
众人听得瞠目结舌。
虽然他们凌家是以武起家的,但是除了老夫人和凌冽外,其他人包括曲成伯都没有上过战场,对于战场上的凶险和残酷都没有直观亲身的体验,现在见了一个直接从战场下来的伤员,心里除了震撼,还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个新进门的媳妇,是真的在战场上杀过人的!
脑补一下那杀人时血肉横飞的场景,真是好恐怖。
包括伯府老夫人。
她年轻时是上过战场,但是第一次上阵杀敌就受了伤。再后来有了孩子,就从战场上绝迹了。
说到杀人,还不如说她被人杀过。别人不曾杀死过她,她也不曾杀死过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