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愛下-132潛 下鑒賞

我的屬性修行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屬性修行人生我的属性修行人生
只是此时的卢美纱却不怎么在意,别说只是一点气质,就算是真正的武人,她也见过不知道多少。
坏姐姐
在这巫山府的武人,追求她的也不要太多。
“这处乐楼有我一闺蜜的一半,你平时来,也算安全,不过尽量不要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公子哥争强好胜。
你刚来这边,还没融入其中,万一吃了亏什么的,到时候我哥肯定又要怪我。”
卢美纱不断介绍说着,态度略微有些疏离。
“另外,在巫山府里,有三家姓氏的人,你千万别去得罪,若是见到,便尊称一声兄,姐。
人家在知道你是哥哥商事府的人,也会给一分面子。”
“哪三家?”张荣方原本只是随便听听,此时稍微来了点兴趣。
“岳,黄,上官。”
“岳其实就是知府家。
黄是整个巫山府雕刻总会领头,并且占据不少巫山产业,可以说很多地方都有他们产业。
最后的上官家,是府督家。不过平时他们家因为人很少,很难碰到。所以.”
卢美纱介绍说着,忽地她看到前面慢慢悠悠的走来一队人。
那队人当头的,是一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郎。
此人唇红齿白,皮肤细嫩,一看便是不习武,没经过风吹日晒的大家少爷。
卢美纱一见面,便主动迎上去,笑脸相迎,挥挥手。
“袁东哥,今天不是被关在家里练字么?怎么有空出来玩了?”
“家里新请的先生屁也不懂,懒得和他一般见识,闲得无聊,便出来逛逛。”那少年郎目光一扫,在卢美纱面上移开,落到一旁高大的张荣方身上。
“这位是?”
“这是我弟弟张荣方,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乡下来的,不懂事,哥别见怪。”卢美纱赶紧推了一把张荣方。
“快叫袁哥!”她压低声音提醒道。
张荣方看了看对方还没自己脖子高的个头,还有明显比自己小的年纪
这他么开得出口?
他都十八马上十九了!起码比面前这小子大两三岁。还叫他哥??
他张荣方虽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安分生活三年,可那是安安静静生活三年,不是成天伏低做小,憋屈的过三年.
“在下张荣方,小弟怎么称呼?”他懒得理会卢美纱,抱拳拱了拱手。
尽管看不上这些小朋友,但做人的基本礼貌还是要有。
小弟??!
这称呼一出,语气里出人预料的味道俨然凸显。
不光卢美纱心头一跳,跟在袁东后面的其余公子小姐们,也都一愣,纷纷视线朝这边聚集过来。
袁东看了看张荣方,不动声色移开视线。
“走吧,你们不是要来看这边大火的新乐女应红娟么?”
他直接从卢美纱和张荣方身边走过,背着手慢慢悠悠,仿佛刚刚压根没遇到过两人。
“走走走。”
“哈哈,跟着袁哥有肉吃!”
“袁哥就是大气,一掷千金啊!”
一队人乐呵呵的跟了上去,路过卢美纱和张荣方两人时,有人幸灾乐祸的朝卢美纱使着眼神。
卢美纱面色涨红,包子脸紧咬牙齿,气得酒窝都冒出来两。
等着人走后,她扭过头,盯着张荣方。
“你懂不懂事啊!?”
“我不是之前就给你说了吗?你刚来这边,什么都不懂,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这样就不会得罪人!你怎么不听?”
张荣方笑了笑。
这几天来到巫山,姐姐张荣瑜和姐夫速达合奇都对他很好。
给他买衣服,送礼物,安排人带他熟悉周围吃喝玩乐的地方。
他也慢慢接受前身姐姐的照顾。
毕竟也融合了前身的记忆。
卢美纱便是姐姐姐夫安排来带自己熟悉环境的人。
其实这女孩自己也才十九岁,很多东西都不懂,还属于不够成熟的年纪。
这年头可和上辈子的信息化时代不同,这里的十几岁,接触的东西,远远不如那些抱着手机平板的是年轻孩子成熟。
所以他也不和对方一般见识。
“放心,不会给你惹麻烦。我自己会处理。”他随意丢下一句话,慢悠悠的朝着楼下走去。
卢美纱顿时气急。
“你处理?你拿什么处理?拿头撞么??最后还不是去找我哥!”
她一开始和张荣方相处还很融洽。
没想到关键时候一点也不听话!
之前她给闺蜜说起,自己要带嫂子的弟弟转转时。闺蜜还提醒过她,这个张荣方之前离家出走,这么久不来,偏偏现在突然跑过来投奔姐姐。
很可能就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不得不过来投亲。
这种人恐怕人品脾气都有问题,让她小心。
她那时候还不以为然,没想到这才几天?
“放心,不会拖累你哥的。”
张荣方背着手,慢慢走下楼,在一楼找了个座位坐下,听着斜对面的一名金发女子拉大提琴。
卢美纱气鼓鼓的跟下来,既然她答应了哥哥,便不至于丢下张荣方一个人离开。
“你下次可不许这样了!不然回去我可要给我哥告状!你这样太得罪人了!”
“好好好。”张荣方敷衍的回了句。
论真实年纪,他都快能当卢美纱他爹了。自然不会和一个小女孩一般见识。
一边听曲,一边整理思路。
他如今属性栏已经恢复了全部的生命属性。
属性点经过一个月的积攒,已经增加到了三点。
他之前一直没动,就是因为担心金翅楼的高手看出什么问题。
如今一路过来,他都拒绝了随行。只自己一个人跟着镖局来巫山。
现在天女潼章,银面蝉之类都不在,他也终于可以继续提升文功了。
现在他修行金鹏密录练法时,依然能感觉到内脏刺疼,很显然品级的破限极限依旧还在。
不过天女潼章给出了一个建议,可以习练不破限的武学。
很多不破限的武学,没有锻炼内脏的连带效果。
所以会作为不少低端的江湖人士,防身自卫的首选。
比如铁砂掌。
这功夫只练双掌,不练内脏,自然就不会对内脏造成负担。
还有铁喉功,是为了削弱自身要害,而创立出的,同样没有破限的部分。
小說 太初
很多这类修习局部肢体的功法,只追求杀伤力的武功,对于外人来说,这些不练内脏的,都属于伤身的功法。
但对体质变态的张荣方来说,天女潼章建议他可以适当修行这些,来弥补自身弱项。
这也是很多宗师所选之路。
宗师大多都是天纵奇才,文武双修。体质也都很多强悍。兼修不破限的武功的不少。
正思索着,一旁的卢美纱却是忽然拍了拍他手臂。
“袁东大伯是负责整个巫山的城卫治安第一位,我刚刚去打听了,他们在二楼开了一间小厅玩乐。
你一会儿和我一起去敬杯酒,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不然袁东心眼很小,你扫了他面子,以后可能会有些麻烦。”
卢美纱也算是负责了,趁张荣方听曲的空隙,她专门找了这乐楼的管事,打听消息。
“敬酒?”张荣方微微摇头,这才发现,原来一个人要安安分分的好好生活,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低头。
生活中处处都要低头,现在,面对一个刚见面的小屁孩,都得低头。
“不用去,如果仅仅只是一个称呼,就会遇到麻烦,我说了我会处理。”
他也不好表现出强悍武力,毕竟才两三年时间,张荣方再怎么天才,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练成多高的武功。
而低品的武人,对于这些权贵子弟,还真没什么威慑力。
所以,要处理,只能借助金翅楼的势力解决。
而这方面是需要保密条例的。
“你!!?”卢美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一开始还以为张荣方脾气差只是谣传,真相处起来,不是也还好么?
结果,现在是真的认识了。
“对了,你之前说过,你哥在这里管商务诸事,那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阻碍?”
张荣方忽然问。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休养,积攒属性点,想办法突破超品,甚至更高。
既然如此,他就更要把姐姐姐夫那边的麻烦都帮着处理一下。
以便创造更安定的环境。
“没有,我哥从来不和我说这些。”卢美纱被他转移话题,不甘不愿的回答。
“那么这地方有没有学习古文字的人?”张荣方再度道。
他之前拿到经帛也看不懂,这次既然要修养,便未雨绸缪,先学起锁文再说。
“去学宫看看或许能找到。”
“嗯。”张荣方点头,若有所思。
“美纱!”忽地一旁慢悠悠走近一人。
那人是个瘦高青年,身后跟着两名跟班护卫,一身黑色锦袍,手握白纸扇,面颊凹陷,眼眶发黑,一副身体透支的精气神姿态。
“有些时间没见,美纱你又变漂亮了?”青年笑嘻嘻道。
“少来,我现在正烦着呢!”卢美纱没好气道。
“怎么?我听说,你在带你哥的那个小舅子出来见世面?怎么又烦起来了?”青年笑道。
“他不听我的啊!”卢美纱白了眼一旁的张荣方。完全不顾及他就在现场。
“不对啊。”青年笑着露出不解之色,“他姐我可是见过, 很懂事的啊,那腿,那胸,嘿嘿,难怪商事大人被迷得晕头转向。”
“你嘴巴干净点,不给我面子是吧?”卢美纱不满道。
但言语里的不快却只是象征性的怼了句。
“哎呀,我哪敢,不过这种事你随便应付下不就完了?反正你哥那么宠你。”
青年笑嘻嘻道。随即看向一旁的张荣方。
“哥们,怎么样,要不和我老方一起玩玩?我请客。”他摆摆手。
“我也不要你别的报酬,你姐不是很会玩么?等以后商事大人烦了,出来也陪爷.”
“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撕烂你的嘴。”
张荣方忽地轻声道。
他声音虽轻,但卢美纱和瘦弱青年三人,却怪异的听得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