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守夜的 起點-21斗酒看書

我是一個守夜的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守夜的我是一个守夜的
一台大陆巡,拉着我,直奔西山,开车的,是个退伍兵,副座是财务,老范,安排这俩陪着我。
一路顺当,中午就到了西山太元。
路口,一台大g ,一台揽胜盛世,一台牧马人,正跳着小闪,等着我们……
这种阵仗,与其说是迎接,不如说是威慑!钱势,很多时候,很压人,很有逼迫感!
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这传统,不是说改就改了!
本地的老板,虽然做的挺黑,可人还敞亮,姓白,人称白哥!
最好的酒店,最大的包间,一大桌子的山珍海味生猛珍奇,还有一大帮子的各行的大哥,大老,作陪,这通招待,先把我的来意,都堵的开不了口了!
“吴老师,咱们一见如故,酒满上,开心第一,其余的都是神马浮云,不谈也罢,来,我敬你!”
“我陪一杯……”
“我给端一个……”
“我干了,你随意……”
“初次见面,先干为敬……”
人与人,特别热情的,都有猫腻。
有求于人的都是低头弯腰笑脸相迎,恨不能给你跪下!
酒宴,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局,一个套,因为没有人无缘无故对你无底线的好!
养猪,是为了吃它的肉!养人,是为了有用!
我来者不拒,只有杯中酒,半杯到底,多了一滴也不沾!
一场大酒,喝到下午,老白,竟然还安排了夜宴,这是连续用酒干死我的节奏啊!
我呵呵的直接推了,笑道,“今晚免了,有点累,改天吧,白总!”
老白看我一幅生人勿近的样子,也不再装了,一点头,麻利的跟我分开,驱车走了……
剩下的一周,住最好的酒楼,吃的好,睡的好,还有美女服务,就是见不了老白一面,这拖字诀,避字诀,他玩的挺溜,很熟练!
大 反派
他可以玩,我可等不了,我直接找上门去。
男神爸比快到碗里来
司机王兵,财务小封,我带着,进了老白的公司……
茶室里,老白烧上山泉水,沏了一壶白茶,也不说话,就等着我……
从大家那拿到了鸟的画
我抿了口茶,“白总,出来跑,不是为钱还能为啥?范总的事,招呼到我了,我就给他说一句,白总,能不能下钱啊?”
老白一口干了茶水,“既然吴老师开口了,我肯定不能折了你的面,这样吧,在我们这片,都是凭本事拿钱,人有多大的胆,摊子就能支多大,我能支起这个山头,我也不差一星半点的利,要不然,咱玩一局?”
“怎么个玩法?”
“玩法简单,就是斗一斗!”
“不见血,咋玩我都行啊!”
“好,那请……”
随着老白领道,我们来到地下一层。
“哗啦”一下,他的人,推开一扇门……
这是一间密闭的房间,一张大圆桌,数把大椅,各种酒,摆满了柜子,地面……
俩美女,黑丝小高,捧手侍立,还有一个人,一幅没睡醒的,搭着腿,趴坐在桌边……
“请,吴老师……”
我夸了句,“呵呵,酒不错,人也很俊……”
老白嘿嘿笑笑,“这是我斗酒的堂子,这位老哥,就是你的对手!”
“怎么个斗酒喝法?!”
“简单,啤的一瓶,三千,红的,五千,洋的,一万,白的,两万,药酒,三万,喝的多,钱越多!五种全会,千杯不醉,为赢!当然了,也可以点数,一箱茅台,一箱威士忌,一箱干红,一箱雪花,一箱崂山,一箱燕京,一箱青岛,你全干了,我马上给你回款五百万,怎么样,敢玩吗?”
我瞄了眼,对面坐着的老头,他的酒槽鼻子,红眼珠子,还有一身的邪气,摆明就是一个酒晕子附体的老醉鬼!
人跟鬼斗酒,这摆明就是一个死局!
人体就是一个容器,容量是有数的,一百瓶酒,灌下去,还不把人撑爆了!
鬼,不过是虚体,它再怎么喝,也还是鬼!
可惜,它遇上的是我,喝酒,老子不怕!
我明白为啥中午的欢迎宴,根本就是试探,我半杯酒的量,他们看的清楚,这是算计好了,所以才组了这个局!
我乐了,心说,“哈哈,我平时不喝酒,就是为了保存实力,再说,我是守夜的,解酒丹,空间包,这些小道,还是有的!”
我一摆手,“就按你说的,那,开始吧!”
老白冲着俩美女一摆手,“开封,上酒!”
外边还配了一台救护车,还有两组医护人员,这老白也怕喝出事了麻烦!
俩美女服务,白手套,手巾,开酒,上杯,躬身,背手,曼语轻声,袅袅婷婷,真是平添一份美,一份奢糜……
桌上几份肉干,小菜,硕大的花艺摆台,颜色养眼,还有味道。
我一声谢了,“干了!”一杯酒,一口肉,感觉真好!
对面的老头,跟闷葫芦似的,也是一口闷了。
美女美酒美食,好是好,太多了,就是害了!
十支红酒下去,我也有点上脸,有点撑,“去个厕所,那边啊?”
隔壁套间,我放完了水,回来继续,酒桌上,只有喝死的,没有吓死的,来,再来三盅,谁怕谁啊!
一箱啤的,又灌下去,对面的老头,也热了,脱了衣服,敞着怀,一幅醉鬼的衰模样……

四箱啤的,我一通干完了,老白也看愣了,因为我除了去厕所频点,仍旧还是微醉的样子。
我冲着老头一呲牙,“老鬼,这些太假,掺水太多,咱们还是喝点双拼,茅台兑威士忌,才够劲儿!”
换了大杯,一比一,混合的金色液体,这个喝了,保险上头,管事!
我一下仰脖灌下,“爽!来,继续!”
我指着另一瓶洋酒,“再加上竹叶青,兑上,喝饱了够本,喝死了完事!”
两瓶白的,透了,对面的老头,直接喷了,吐沫了。
他的身体盛不了这个量,肝和胃,也受不了这酒劲,烧坏了是必然!
他的附身鬼,再厉害,没有了肉体支撑,我一拳就能打散了!
酒鬼,馋鬼,贪吃鬼,属于小鬼,碰上守夜的,只有被逮到份!
老头被抬出去洗胃灌肠抢救,我还在没事人似的,抖着腿,滋洇洇的喝着名酒……
老白直接服了,擦了脸上的汗珠子,“吴老师,你赢了,你真神!这酒都当水喝了!钱,我马上给转……”
我推开酒杯,手撑着桌子站起来,“斗酒十千欢乐多,万盅谷千倾田,诗酒不分家,铁马老刀小红花,好酒,好诗,好日子,真叉叉滴爽!!”
一颗化酒丹,可解酒毒,可存酒,可凝酒陈化,属于酒仙一宝,而我正好有一颗就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