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棄少歸來 txt-第3066章 重新啓程,踏仙路閲讀

棄少歸來
小說推薦棄少歸來弃少归来
除了赤龙寝殿,林君河还在赤龙圣地各处都逛了一圈,将各处有用的东西全都搜刮一空。
不灭魔焰依旧烈烈灼烧着整个赤龙圣地,火势也越发迅猛。
路过不少几乎已经被烧成灰烬的赤龙弟子。还有刻着宗门名字,代表着宗门尊严的匾额,也烧得只剩一小半了。
林君河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连眼角余光都没有多在那些东西上停留一下。
这些不过是千年来赤龙欠他的,他不过是先收些利息罢了。
离开中央仙域的时候,整个赤龙圣地已经成为了一片黑红色的火海。
不灭魔焰的威力,自是不用多说。
这赤龙圣地建立于中央仙域的一处山谷之中。
这里虽说是龙脉所在,却与中央仙域大部分地区并不连做一片,而是自成一体。
即便是将这里全部点燃,不灭魔焰也不会蔓延到其他地方去。
如此甚好,很是合了林君河的心意。
毕竟林君河的本意也只是想要铲除这赤龙圣地罢了,并不曾打算连整个中央仙域都一起毁了。
凌空俯瞰下方。
这方才崛起不久的圣地,原本是如何的意气风发,有先帝坐镇而使得旁人不敢侵扰半分。
如今不过是眨眼功夫,便已然沦为一片火海。
其中有多少赤龙圣地的弟子,曾经仗着自家宗门之中有仙帝级别的强者,就在其他宗门面前肆无忌惮,招摇过市。
如今也不过只能剩下一捧黑灰,再无昔日的嚣张气焰了。
看着滔天的火势,林君河眼神古井无波,又看了片刻这才离去。
中央仙域的赤龙圣地,自此之后,再不复存在!
不知有多少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拍手称快。
不过这里被毁,中央仙域的龙脉多少也会受到些损伤,恐怕需要个几百年,才能恢复到从前那般。
只是这些并不是林君河会在意的问题了。
现在抹除赤龙圣地的事情已经完成,接下来便要动身,重新赶往无相界去了。
眨眼功夫,林君河已然再次出现在了中央仙域的城池之中。
这里如同先前一般,人头攒动。
无数修士都聚集在了城池之中,看样子有些人已经想要前往赤龙圣地那方一探究竟了。
这城池与赤龙圣地之间相去甚远,却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赤龙圣地方向的天空几乎都被染成了暗红的火光之色。
众人皆不解那方发生了何时,想要去探听一二。
却见林君河突然凭空出现,将众人都吓了一跳。
如今的林君河早已是仙尊之境,寻常修士即便是靠近了他,也无法窥探到他的具体境界。
眼下这群人本就想去看看赤龙圣地那边究竟是发生了何事,正要动身,就见林君河突然从那方而来。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纷纷上前,想要从林君河口中打探些消息。
“这位小友,可是从赤龙圣地方向而来?”
一名中年修士拦住了林君河的去路,上前问话。
林君河闻言,扫视了那修士一眼。不过是个真仙五重境的散修。
他不过才一出现,这人便按捺不住好奇心,如此鲁莽的就上前来询问,让林君河有些怀疑对方这真仙五重境是如何修炼上来的。
其他人看到有人出头,自然全都十分乐意。
林君河这突然出现在城中的修士,根本看不出具体的修为境界。
他们这些散修没有宗门庇护,从来都是谨小慎微。遇事更是不会愿意轻易的就去招惹是非,给自己添麻烦。
像这样他们全都心有好奇的,若是有人作出头鸟率先开口,自然是大部分人乐见其成的。
这些散修也是修炼不易。
法醫 狂 妃 小說
只要是与自己没有仇怨,林君河也对他们没有什么敌意,只不过也没有什么兴趣搭理便是了。
无视那人的问话,林君河打算即刻回到无相界去。
却不想那人没有得到答案,竟然不肯罢休。
见到林君河不搭理他,抬腿就要走,立马拦在了林君河的面前。
“你竟敢无视与我?这是瞧不起我?”
那中年散修面上带着薄怒,显然对林君河无视他的态度弄得有些恼火。
他好歹也是真仙五重,在散修中修为不低,这人竟然装作没听到。
周围那么多人都在看着他们这边。
林君河的无视,让那中年散修显得很是没有颜面,这才上前阻拦,希望对方能够识趣一些。
林君河微微蹙眉,绕过了那修士,依旧没有理会后者的打算,还是想要直接离开。
在他看来,这些散修们能有今日这般修为,实属不易。
如非必要,林君河都不打算随便对一个跟自己往日并无恩怨的散修下手。
只不过林君河的想法,那散修并不能理解。
看到他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驳了自己的面子,脸上已然是挂不住了。
“你这小儿!我与你好生说话,你竟如此不懂礼数!下辈子记得了,说话小心点!”
那中年散修说罢,便抬手朝着林君河打出一掌。
掌风凌厉,期间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土黄色光韵。
林君河原本微蹙的眉头此时已然舒展开。
“我本不想随意杀人,既然你如此想死,那我便成全你。”
他的语气很是淡然,就好似在说今天的天气如何一般。
那中年散修闻言,心里一个咯噔,刚想开口询问什么,却再也没有机会了。
林君河的脚步几乎没有停留,继续朝前走去。
眼看着似乎就要撞在那中年散修的掌上,却也没有丝毫要停顿的意思。
不过眨眼功夫,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置信。
只见那中年散修带着凌厉掌风的手掌只差一拳的距离就要打在林君河的身上了,却在下一瞬间,整个人从手掌开始,到身体全部溃散了开来。
只见他原本怒目圆睁,继而瞬间变成了无比惊恐。
却没有来得及再有其他反应,整个人便在自己惊惧万分的目光之中化为了飞灰。
先前在边上也想听听林君河回答的其他散修,一片哗然。
而在惊讶过后,却也无人再胆敢出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