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六零團寵小福寶-第八百零一章 嚴愛國要結婚(3)相伴

重生六零團寵小福寶
小說推薦重生六零團寵小福寶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几辆面包车被塞的满满当当的,可华美立另一个房间的家具和沙发,还有家电等东西还没有装上车呢。
严爱国不知道华美立还准备了家具和沙发,他有些不知所措了,那个房子现在还没来得及装修,那些家具怎么放进去啊。
严爱党开着一辆装货的小卡车过来了,他对于送嫁可是有经验的,像华美立这种女人肯定会准备好家具的。
严爱国在看到扎着大红花的卡车开过来的时候,心里真的很感激,是谁这么贴心的知道自己的难处。
看到严爱党那张嬉皮笑脸,严爱国拥抱了严爱党一下:“爱党,不愧是我亲弟弟,太给力了。”
看着每张流着汗水的脸,严爱党又从驾驶室里拿出了一箱饮料和一箱点心,大家看到吃的和喝的,眼睛都绿了,搬了这么多东西,还真是又累又渴呢。
华镇国和严爱国有些傻眼,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一茬啊,都想着搬完嫁妆大家一起回去吃饭,哎,好像很对不起这些小同志了啊。
一箱饮料和一箱点心很快就被消灭干净了,趁着大家都在吃东西补充体力的时候,严爱党还拿着一大篮子的各色糖果,朝吃瓜群众走去。
那些吃瓜群众没有想到看个热闹都有糖吃,都高兴的连声感谢,一时间,祝贺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气氛瞬间热闹,这一次,连华镇国都佩服起严爱党来了。
不愧是能管理一个大企业的大老板,据他所知,严爱党也是靠着严小南发家致富的,当然,自家的闺女原本是五金厂的厂长,也在严小南的建议下,成功转型的。
一刹那,华镇国对这场婚礼有了希望,就凭严家这两位在,这场婚礼的场面无论如何也不会多简陋。
一帮小兄弟们补充了能源后,干劲十足,甚至那些吃瓜群众也帮着一起搬起了那些沉重的家具。
严爱党庆幸自己开来的是卡车,不然这些家具根本就没有办法带走,还有他事先安排好的那个房间也足够大,不然这些陪嫁的东西还真的放不下。
夕阳西下的时候,送嫁的车终于离开了大院,往京城俱乐部的方向开去,而孙明天几个早就等在俱乐部的大门口,遥望着车子开过来的方向。
不知道是谁叫了起来:“来了来了,快准备起来。”
于是,各人各就各位,等着孙明天的一声令下,顺时,鞭炮齐鸣,劈里啪啦的震耳欲聋,让边上的人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耳朵。
[和武はざの] pixiv 『白圣女と黒牧师』⑦ 附录彩页
孙少华站在孙明天的边上,看着大卡车领着几辆面包车开进了俱乐部的门,心里有些郁闷。
黑化男主在线养兔
严家严小南先不说,严爱党的媳妇叶尘儿可谓是嫁妆丰厚,可现在这个严爱国的媳妇也是嫁妆不菲,衬托出她这个严家的小媳妇有些寒酸。
孙明天的异能虽然已经消失,但也敏锐的感觉到自家闺女的心情变化,脑子一转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拍了拍沈少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少华,路是自己走的,日子是自己过的,如果你的心态坏了,干啥都会没成绩,你可明白。”
沈少华被醍醐灌顶,是啊,自己怎么会突然被这些嫁妆给迷了心智,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自卑感在作祟。
看到沈少华挺直了背脊,孙明天微微点头,这个闺女就是聪明伶俐,什么时候干什么事情,门清。
虽然有时候会犯迷糊,但只要有人给个方向,或者提一个醒,基本上都会回到轨道上,甚少有出格的时候。
嫁妆在源源不断的鞭炮声中被抬进了严爱国的新房,新房的客厅被嫁妆给填满,严爱党指着里面的卧室说道:“大哥,你看,新床能用就行了,其他的不用计较太多。”
严爱国白了严爱党一眼,耳朵根子却是微微发红,心里暗骂,这个爱党,还真的不能给他三分颜色,不然可能会开染坊。
华美立正在厨房煮饭烧菜,今天是她作为闺女的身份给父亲大人做的最后一顿晚餐,所以菜色很多。
华镇国看着餐桌上的鸡鸭鱼肉,还有各种各样的冷盘和炒菜,眼睛红红的,一直盼望着美立能快点嫁出去,可真的要嫁出去了,心里觉得很难过。
一藏輪迴
“美立,严家人口比较多,你凡事都要谨言慎行,万事都不要擅自做主,尤其是严小南嫁的叶家,表面上严小南是当家主母,实际上应该还是叶仁这个老家伙主持大局。”
华美立连忙点头,不过她心里不认可华镇国的话,据她所知,所有的创业项目都是严小南提出来的,叶仁是背后把关的人,或者说是帮严小南解决困难的人。
但明天就是自己出嫁的日子了,以后陪伴老父亲的时日也不是很多,顺着他说话又能怎么样。
“知道了爸爸,我出嫁后,你一定要按时吃饭,不能多抽烟,我每个礼拜都会回来监督你的,知道不。”华美立故意恶狠狠的说道。
华镇国笑了,父女两相依为命三十多年,还真的不舍得唯一的姑娘嫁出去呢。
“你的房间爸爸帮你留着,如果受了啥委屈,回来告诉爸爸,爸爸为你出气。”华镇国举起拳头说道。
华美立眼圈一红,爸爸就是这样,只要自己被人欺负了,他都会亮出他的拳头,虽然不会真的打人家,但吓唬吓唬还是乐此不疲的。
但那个时候爸爸还年轻,现在的爸爸已经两鬓斑白,该是她这个女儿保护爸爸的时候了,虽然她没有强壮的体魄,但她有一颗聪明的脑袋。
这一天,华美立还殷勤的帮华镇国洗脚,华镇国起先不肯,但熬不过闺女的恳求,小时候都是爸爸给我洗脚的,我出嫁前给爸爸洗个脚有啥不对。
看着闺女烧水,倒水,捧着脚盆端到自己的面前,慢慢的脱了袜子,轻轻的帮自己洗起了脚。
华镇国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说不出的不舍,自己亲手养大的姑娘,明天就要嫁给别人,做别人的妻子,就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做个母亲,美立的岁数确实有些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