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範馬孔子門徒,以德服人笔趣-第七十三章:戰鬥來臨閲讀

我,範馬孔子門徒,以德服人
小說推薦我,範馬孔子門徒,以德服人我,范马孔子门徒,以德服人
???
还没等李潇开口询问,孔子继续解释:
“神到了一定程度后,之所以无法无限制提升,很大程度,是因为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
“就比如你教化学生,确实可以提升神的强度,但是教化到一定程度,增长就很小了。”
“像是我一样,在收了三十多个门徒,几百名弟子之后,继续教化对强化我的神已经没有太多帮助。”
“但是,如果修行其他学派的炼气之术,却不会受到这种限制。”
“就比如你跟扁常青学习的黄岐之术,治病救人,以及医道才是黄岐之术的主要修行方法。”
“虽然你在浩然之气上,已经没有太多的进步空间。”
“但是,却不代表黄岐之术的修炼,不能让你的神继续进步。”
野百合与紫罗兰
“只需要不断修行同类型的炼气之术,那么你的神就可以不断地提高。”
“这就是所谓的旁征博引,取百家之长。”
“不断从各家身上吸取有用的精华,来补足自身的不足。”
听到这话,李潇顿时恍然大悟。
他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夫子当年到处遍访名师。
到处去学习各家的理论,原来根源在这里!
所以,在模拟中自己误打误撞的修行方式是对的。
在感觉到浩然正气无法继续进步之后,转修了黄岐之术,修炼起黄岐之气。
既然从夫子口中得知这方法是对的。
李潇也就不再拖延,和夫子谈论了一下等下的战斗安排,他就告别了夫子。
他假装到各处巡视,当然真实目的是为了避开夫子的耳目,去领取系统的奖励。
毕竟,在领取修为的时候,自己身上的变化其实非常明显。
他可不想被夫子看出了什么端倪。
找到一个僻静地方,李潇闭上眼睛选择:
【一:46岁的武道境界。】
顿时身上再次涌现出一股热流。
血气之力再次得到了微弱的提升。
看来即便是天赋有限。
持之以恒的训练还是能缓缓地提高血气之力。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勤能补拙!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自己天赋确实不好,不过自己时间足够多。
别人用一年时间修炼得到的成果。
自己或许天赋不够,但自己却能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把这差距给扯平了。
弄不好几十次,乃至上百次之后的模拟之后,自己真的能突破炼体境五重。
除了那少许的血气之力的加强,精气神再一次得到了一波提升。
意念一动,李潇发动了身上的真气。
能明显看到,原本纯金色的真气中,夹着了许多绿色的丝线,那是黄岐之气。
之前体内的浩然之气太强太霸道,直接把身上的黄岐之气给掩盖过去。
但现在身上的黄岐之气,可是经过了十几年的修行。
终于能在霸道的浩然之气中冒出个头来,不至于被完全掩盖。
我不想长生不死啊 吃白菜么
就在李潇想再次模拟的时候。
一声悠长的狼嚎在耳边响起。
李潇顿时紧张起来,并不是他一个强大的能以一当百的高手会害怕一头孤狼。
而是因为,这声悠长的狼嚎是他们提早约定的信号。
李潇早早的就安排了人,在埋伏地点的前方进行了放哨。
一旦敌军的前锋出现。
士兵就会假装狼嚎,提醒后方的队伍注意。
至于有人说突兀的出现狼嚎,会不会引起敌人的注意,那根本就不用担心。
战国时期的城市化,可没有2000年后这么严重。
除了零星分布的城池,以及依附在城池附近的村庄有文明和人类的痕迹。
其他大片的土地,都是荒芜的。
明夕 小说
此时的中原大地,甚至有不少地方,还有横行的象群,一些后世的保护动物,更是成群结队地出没。
名义上属于各个诸侯国,但其实真正属于的,是那些游走在黑暗中的野兽。
所以,在荒郊野外出现几声狼吼,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李潇顾不得再次模拟,他迅速来到了双蛇岭的高处。
堕aphorism
此时,距离已经足够近,他能清楚的看到一条长长的队伍,正向着双蛇岭的方向走来。
他预计了一下对方的行军速度,顿时吃了一惊。
心中不由有些担忧起来。
果然,不愧是鲁国前三的诸侯的精兵,在夜间的行军速度居然也能这么快!
幸好他早有准备,有所埋伏。
不然,用自己刚刚建立的军队,去和这样的军队硬拼,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他现在只希望自己的准备能起到作用。
不然,这次的战斗恐怕会让自己元气大伤。
他预算了一下时间,以对方的行军速度。
大约两刻钟之后,敌军就会开始进入双蛇岭。
但那并不是攻击的最好时机,他打算做的是关门打狗。
起码得让对方的前军和中军,完全进入双蛇岭之后才发动进攻。
在场中战斗经验最丰富的,如果李潇说第一,那恐怕没有人敢说第二。
毕竟,模拟了这么多次,就算是一头猪战斗经验都会非常丰富,何况李潇智商本来就不低?
一瞬间,作战的具体安排重新在脑海中罗列。
他身体像是猿猴一样敏捷,飞快的出现在各个作战单位的负责人旁边,详细的做出了战斗安排。
一个个详细的作战命令,分配到每个百夫长的身上。
李潇也不需要他们应变,多么迅速妥当,他只需要这些人忠实的执行自己的命令就可以了。
说真的,他真的想把所有命令仔细的分配到每个什长甚至每个人的身上。
可惜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了。
不然,他觉得,自己的命令还能更加细致,乃至是微操。
等他安排好所有的命令,两声狼嚎同时出现。
李潇眯起的眼睛,两声狼嚎的信号,就证明敌军开始进入埋伏圈了。
他感觉自己的情绪再次紧张起来。
第1次真正面对战斗,确实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他感觉心跳开始加速,情绪也变得亢奋,呼吸越来越粗重。
自己的命运就要从这一刻开始改写。
他李潇的名号,从今天开始就会传遍整个中原大陆。
【抡语:“子不教,父之过。”—-“儿子没有教育好,肯定是做父亲的没有挨打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