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黑魔法使討論-第891章 被詛咒的靈魂相伴

黑魔法使
小說推薦黑魔法使黑魔法使
啊咧?
我这是怎么了?
这次的白天咋那么长?
再特殊的幽灵,依旧有弱点,都没法在阳光下暴露过久。
美嘉虽变强了不少,依旧厌恶阳光,白天基本在沉睡。
被达伊达拉抓住的事,她丝毫没有印象。
只等天黑了,再出来活动。
不对,周围有股超恐怖的气息,我这是被人抓住了吗?
屡次遭到撒旦新教的追捕,美嘉清楚迟早会被抓住,她早有心理准备。
待在贾罗身体里,尽管有些不舒服,至少是安全的。
恢复意识后,美嘉明白状况不妙,下意识使出了个魔法。
【月光刃】
1阶月魔法,释放一道苍白色的飞刃攻击敌人。
威力与银月斩差不多,此招多了个属性伤害。
说是释放出一道飞刃,其实共有两道,只不过有道飞刃是无形的,且还藏在了影子里。
不注意的话,很容易中招。
“这位女士,请冷静些,我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
布德尔好歹是老牌的A级魔法使,区区1阶魔法,对他构不成威胁。
大手一挥,轻松化解了攻击。
何处意阑珊
美嘉本想趁机逃走,确认没感受到敌意,才转过身来:“不对,你能看得到我?”
美嘉只顾着埋头看书,魔法界的一些常识,她并不了解。
正常情况下,若不具备通灵眼之类的怪能力,是看不到幽灵的。
强如布德尔,也做不到这点。
能看得到你,主要是借助了黑科技。
比薩餅 小說
通灵眼镜,斯威夫特家族的最新研究成果。
目前还是测试版,投入到市场中,言之过早。
此乃借鉴了能勘破隐身的破妄眼,在其基础上,试着添加了些术式,让眼镜能够看到幽灵之类的灵体!
先前与达伊达拉对峙时,布德尔没戴上通灵眼镜,没看清美嘉的身影。
好歹夫妻多年,无需看清,他也能确信,那就是你。
对于妻子的死去,布德尔非常自责。
以为你留恋于世间,是因为怨恨太深,从地狱中爬了出来,怎么也得拯救下你。
没错,尽管搞不清状况,为了美嘉,布德尔选择向达伊达拉妥协。
一把人救下,则匆匆回到府邸。
感受着窗外熟悉的气息,美嘉疑惑连连:不会有错,我是在小罗朋友的家里。
我怎么又回来了?
“那个..”
“叫我布德尔就行,如你所见,我是这里的主人。现在还是白天,劝你最好别靠窗户太近。”
“咱们聊聊吧,你生前是奥尔芬城人?”
见美嘉微微点头,布德尔继续问道:“那你的名字..”
“叫我美嘉就行..!”
通过通灵眼镜,布德尔看清了美嘉的面容。
如今的她,与格雷印象中的稍微有些不同,要更为年轻。
如果布德尔没记错,这是她17岁时的样子。
这个时代早婚早育,美嘉14岁便嫁进斯威夫特的家门。
结婚三年多,18岁时才怀上格雷,实乃身体出了问题。
美嘉未婚先孕,出嫁前已生过孩子。
为生下克蕾雅,身体亏空得太多,耗费三年多的时间,才把身子调养好。
那段时间,是她最幸福的时刻,也让她为之痛苦。
克蕾雅天生异种魔力,若不解决身体隐患,恐活不过五岁。
在布德尔的建议下,只好将其送到魔法开发局,希望开发局有法子救治女儿。
不能陪伴在女儿身边,美嘉整天以泪洗面,好在她又给布德尔生了个孩子,勉强在家族保住了地位。
怀上克蕾雅时,她得到了不少好处,身体长得快。
正所谓女大十八变,17岁时,已像是28岁的成熟女性。
布德尔超有女人缘,把美嘉娶进门时,另一桩婚事也在筹备中。
六夫人也就是托娅的母亲,那会两人正处热恋阶段,人都被他带来让老爷子瞧过。
只不过因为美嘉先嫁进门,她这个钦定的五夫人,则成了六夫人。
六夫人涉世未深,得知布德尔有好几位夫人,起初并没在意,只要你是爱她的就行,不必在乎你的过往情史。
只是,咱们正在热恋中,你却背着我娶了个女人,什么意思?
六夫人背景大,真得罪不起。
布德尔只能尽量去安抚人,可这样一来,则冷落了美嘉。
明明把人娶进家门,却没什么时间陪人家,他心中有愧。
于是,在美嘉不解与好奇的眼神下,他忽然凑近,想要与你来个深情的拥抱。
可惜人鬼殊途,他碰不到人:“布德尔先生,还请自重!好端端的,你怎么哭起来了呢?”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伤心事。对了,美嘉,你有什么想要去做的事?”
“要是我能帮上的,我一定帮。”

光明教会、撒旦新教近期动作频繁,一向佛系的命运教会,也想搞些大动作。
“报告司教大人,安排已妥当,不知我们何时采取行动?”
命运教会杞人忧天,总想为大陆的和平出一份力。
贾罗一行人刚来王都时,红玛玛按照上头指示前往王宫,拜访了修玆国王。
“司教大人,不知你说的,有何根据?要是没有根据的话,请恕本王不会配合你。”
命运教会动不动散播可怕的预言,起初还有人会信。
待得到证实,都是虚假的预言后,权当笑话听听。
世人可以愚钝,掌权者倒对此很重视。
自建国起,王国过出现过三次可怕的人祸。
每次事件有所征兆时,命运教会都有做出示警,当然得重视起来。
按照红玛玛的讲诉,奥尔芬城最近不太平,头顶上的天空早被黑暗笼罩。
要想拨云见日,让危机解除,需要将黑暗的源头找出来。
王都始终乌烟瘴气,并非国王不想管。
若想整顿,会牵扯到不少人的利益,真动不得。
这种层面上的问题,不足以让红玛玛亲自跑一趟。
听完她的解释与说明,国王倒很干脆:“司教大人尽管放手去做,需要什么尽管提。”
有国王点头同意,事情得进展得很顺利。
至于没能抓捕上在逃的千代,只能算是个小插曲。
斯皮能察觉到城里有不对劲的气息,红玛玛也能。
根据占卜术得出的结果,祸乱的源头共有三处。
全职丫鬟:我的将军大人 小说
一个是在斯威夫特家族的府邸中,一个是在骑士团的大营内。
还有一个,此时此刻,就在荣耀竞技场内。
修煉 狂潮
经过一番安排,前两处已有人在盯。
但凡发现可疑人士,都会第一时间将人控制住。
竞技场人多混杂,不好甄别。
起初,红玛玛觉得是祸乱的源头是指某个人。
亲临股现场后,才明白竞技场才是祸乱的源头本身。
为避免届时场面控制不住,她用国王的名义,征用了近半的禁卫军,也让王国军出了些人。
这些天下来,一切正常。
今天稍微有些不同,贾罗走上擂台时,红玛玛通过特殊手段,看到他的命运线被人扯动过。
贾罗被人诅咒了,诅咒隐而不发,并非条件不足,没法立刻发作。
红玛玛想让这场比赛终止,想想但丁是自己的人,连忙放话:“他不能死,你不能伤及他的性命。”
“另外,黑魔法很危险,你最好小心些。”
不能杀死贾罗,倒能理解,毕竟这小子是魔法界的希望,动他等于在与整个魔法界作对。
你提醒他别大意了,但丁对此感到不屑:区区这种程度的货色,也想打败我?
我就算站着不动让他打,他也奈何不了我!
但丁有嚣张的资本,底牌特多,用笛声来控制人,仅是他的惯用手段。
为让外人看不透自己,他有特地去强化过招式。
【幻魔音】
一种常见的干扰系魔法,看似用古怪的声音来扰乱他人的心神,其实重点是在乐器上。
邪门的不仅是笛声,还有竖笛。
他手里的那根竖笛,是根可怕的魔笛。
在魔笛的加持下,此招变得有些无解,更别说他还对魔笛刻画了强力的视觉系幻术。
控物术·与蛇共舞,算是幻魔音的加强版,不再仅限于干扰。
因魔笛的关系,打破了魔法本身的限制,能作用于蛇以外的任意对象。
“耍人很好玩是吗?”
吟游诗人虽说有不少干扰手段,若没有浑厚的魔力,也没啥好怕的。
为避免被笛声影响,贾罗用木塞堵住耳朵,且还动用诡雾术,让黑雾包裹住整个身子。
但丁吹起笛子时,他确信没中招,至少身体无异样。
听着对方的冷笑声,哪敢放松戒备?
不好,身体怎么不听使唤了?
贾罗忽然两眼发晕,身体像蛇那样不停扭动,他以为是受到了笛声影响。
真实情况是,他并没被控物术影响,实乃被某种特殊攻击所伤。
【治愈之风】
吟游诗人的招牌技,带有不弱的净化效果,不仅可疗伤驱毒,也可当做攻击魔法来使用。
但丁两招齐齐动用,贾罗若不动用诡雾术,还好说,你全身缠绕着黑雾,自然是重点打击对象。
黑魔法使最怕带有净化效果的攻击,中招时,他自觉很牢固的魔法回路,竟受损了一大片。
噗!
诡雾术被迫中断,他受到了严重的反噬,忍不住咳出了血来:“小哥,你这就要不行了吗?”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