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大師兄不想太招搖 大九哥-第八十五章 大哥所命敢不遵從【新書求收藏】

大師兄不想太招搖
小說推薦大師兄不想太招搖大师兄不想太招摇
“难道大师兄喜欢?”
“我只是好奇而已。
请问师弟,极地冰原之上还有几座城池,与咱们人族有关系吗?”
书同文听到郑前问话后,面色立刻变了。
“有关系,还有很大的关系!”
书同文说出这些话后,牙齿咬的咯吱响。
似乎有滔天怒意,要从书同文的胸中喷发而出。
“他们!呵呵,就是人渣!
人族的败类!”
“这里面还有什么内幕吗?”
“禀报大师兄,这里面牵扯到近万年,那些人族败类所在的城池叫做寒武城,看到风武祖师创建了人族城池。
便到处抓人,整个冰原人族都被他们抓走,按照望文书城的样子,也修建了城池。
但是他们一直觊觎我们望文书城,处处与我们作对。
更加可恨的是,他们勾结妖族,对我们望文书城进行了无数次的攻打。
虽然我们每次都抵抗住了妖兽的攻击,对我们人族也造成了巨大伤亡,这时他们那些败类,就通过各种手段混入城内,进行破坏!
我们很多师兄弟都是被他们暗杀的。”
“极北之地也有妖族吗?”
“有,它们特别强大,身披白色长毛,不惧寒冷,体型与人差不多,力大无穷,在冰原上飞奔如履平地。
我们都叫它们雪怪。”
妖族大妖长老陆龟并没有和我说关于极北之地的妖族信息,不知这里的妖兽,是不是和大妖长老口中的妖族有无关系。
要找时间去问一下。
“它们每次攻击完之后就离去,并不恋战,好像是有组织的进攻,我们调查过很久,终无所获。”
书同文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异世界服务指南
“这么看来,那些雪怪一定是受到某种命令才进攻的。”
“对,我们怀疑就是那些人族败类指使,但是我们总是找不到证据,无法对他们进行讨伐。”
“讨伐?
按照王武胜殿主的脾气不是应该早就进行讨伐了?
还能这样受气?”
“是的,我们殿主早就想对他们讨伐,但是力不从心,没有实锤,就无法对他们进行全力讨伐。
更何况因周边还有两个保持中立的两座小型城池。
他们态度暧昧,哪里有好处,就偏向哪里,是个墙头草。
如果不用雷霆手段灭掉,对他们造成威慑,很难把极北之地的这个毒瘤拔除的。”
这确实是个难题。
相互牵制,一向就是兵家常用手段,如果没有奇兵,很难破除。
“那个寒武城实力很强吗?属于儒门还是道门?”
郑前问道。
“他们虽然是人族,但是不属于天下三教,好像从不与外界联络,行踪神秘,我们对他们的掌握很少。”
你差不多该找个男友了吧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想王殿主这会应该快破阵了,我们回去看看。”
超模的秘密
郑前甩出一个传送阵,几人一起进入,再出来,就到了房间内。
王武胜在阵内叮咣乱咂,法阵有些支撑不住正在一点点崩塌。
“郑前,你小子的什么雪花毛大阵,看我不把它砸个雪花乱。”
郑前心中有些暗笑,这才是什么大阵,只不过随手布下,真的要困住,恐怕一千个你也出不来。
当下,并没有出手再修补。
“哈哈哈哈,再加把劲!”
随着法阵崩溃,法阵碎片出现,王武胜殿主能够看到郑前等人。
“郑前小子,怎么样?我破阵还可以吧,这就是一力降十会,任你阵法再厉害,遇到强横的人也不过是一道冰块而已!”
“王殿主厉害,我甘拜下风!”
郑前呵呵一笑,这个望文书殿殿主有点意思,为人豪爽,可以处朋友。
他当然不会故意用法阵继续为难王武胜。
“哈哈哈哈哈,郑前小子,你还知道谦虚?
我这破阵也有半日了吧,我们这里怎样?”
“望文书城雄伟壮观,天下难寻,何其伟哉!”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他们所有到这里的人,都会被我们的城墙吓到,几十丈厚,哈哈哈,多亏我们的风武祖师,才有现在的人族栖息地。”
王武胜收起嬉笑,一说起风武祖师,就开始变的异常庄重起来,风武祖师已经深深刻入他的内心,他的丰功伟绩在王武胜心中等同一座无法企及的丰碑。
“是的,风武祖师对于极北之地的人族有再造之恩,我们应当永远缅怀他!”
郑前也庄重的说。
“你小子还没有成长起来,但是当知道作为儒门大师兄,就要有大师兄的样子。
天下儒门何其之大,每个儒门门派,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你就是今后所有儒门的依仗。
也许等你成长起来后,这些问题就是将来你要面对的,所以最好是要有个心理准备。”
王武胜看着郑前,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些问题也许将来就是我需要面对的!
这句话锤轻音重,在郑前心中掀起轩然大波。
自己从来都是想作为一个上层人的边角料,在不久前自己还想着回到长天书院后躲起来,安安静静过自己的小日子。
听到王武胜的一席话后,感到十分汗颜!
也许不是全部的儒门门派需要自己去改变什么。
但是一定有很多门派授与儒门大师兄这个称号后,会开始关注自己。
希望儒门大师兄能够做出更多的表率,带领儒门走向辉煌,让每一个在外的儒门弟子在说起儒门时感到骄傲!
自己差点辜负了他们!
心中万分懊悔!
差一点铸成大错!
多亏王武胜殿主点醒,让自己幡然醒悟。
郑前赶忙肃立,向王武胜行了一个大礼。
郑前的气质忽然一变,从前温文尔雅、万物相亲,现在的气质里又多了一份责任,那种可以信赖的安心。
“感谢王殿主及时点醒我,我差点犯下大错!”
王武胜本来无心一说,没想到郑前这么大反应,被郑前说的一愣。
他当然也感受到了郑前的变化。
“郑前小子,你悟了?”
“是的,听完王大哥一席话,感到十分汗颜,有一些感触。”
“雪花毛的,你真是个怪物!
我随便一说你就悟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嘴里虽然这样说,脸上笑的跟雪花似的,大手抓向郑前手臂。
“走,与你投缘,咱们在一起好好聊聊,在这个雪花毛都没有的地方,快把我憋疯了!”
这时突然有一阵钟声响起,声音紧迫急促。
“雪怪又来了?
郑前小子,敢不敢和我一起杀退雪怪?”
王武胜殿主刚要大步离去,忽然转过头问郑前。
“大哥呼唤,敢不从命!”
郑前面色一整,如果在从前,他一定会说战场上的事不是读书人的事情。
但是刚才的对话郑前悟了,作为儒门大师兄,背负着儒门期望,如果自己不进取,那么儒门的希望就会破灭。
也许,也许儒门今后再不会有儒门大师兄,再不会凝聚在一起,自己就是凝结儒门凝聚力的一个纽带。
要为儒门做一些事情,那就从现在做起吧。
不就是上战场嘛,我打不过还可以跑哇!
谁怕谁?
发飙 的 蜗牛
郑前往前一站,跟在王武胜身后。
“好小子,我果然没看错你!”
猛然一拍郑前胳膊,把郑前拍了一个趔趄,疼的郑前直咬牙花子。
这力量实在是大了一些,根本没有准备哇!
这个大哥有些鲁莽,但是性情中人,没有虚伪,又胸怀大志,是个英雄人物!
“拿我兵器!”
王武胜大喊一声,浑身一种气势砰发,如霸王在世。
正义的拂晓
“大哥,不劳烦师弟们了,我带你去取。”
郑前话音刚落,两人变消失不见。
很快郑前二人在王武胜的殿内出现,那柄狼牙棒已经嗡嗡作响,战意十足!
“郑前好小子,你真是个阵法大师,与我一起杀入雪怪群中,敢不敢?”
王武胜哈哈大笑。
“大哥所命,敢不遵从!”
郑前目光坚定。
“好小子,跟我杀入雪怪群,杀它个雪花毛有来无回!”